首页- 新闻- 汽车- 房产- 家居- 财经- 美食- 购物- 健康- 娱乐- 体育- 教育- 科技- 数码- 便民- 旅游-
民企“嫁入”央企背后: 几多欢喜,几多困扰
2020-09-13 10:44:36 来源: 中国商圈网

 

  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合作进一步深化,“双向混改”的态势进一步显现。除了民企参与国企的混改,近几年来,也不断出现国企央企入股民企的案例。

  国企央企的入股,为民营企业带来了强大的资本、资源和政府关系,提升了民营企业战略升级、业务拓展的底气和实力。与此同时,也伴随着经营思路、运营效率、体制机制等方面的碰撞。

  在混改的过程中,双方如何发挥各自的优势实现互补,如何保持民企灵活高效的运营机制,央企如何以管资本为主、做到既不能撒手不管也不能过度参与?第一财经记者近日实地采访了三家企业,试图对上述问题找到答案。

  央企实力+民企活力

  神州高铁(000008,股吧)过去是民营企业,从事轨道交通运维装备研发、生产、制造,2015年上市以后,看到了未来更大的业务空间在于线路运营,决定进行战略升级。但受到身份的限制,步子不敢迈得太大、太快。

  2018年,神州高铁加入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投集团”),有了央企的身份加持。

  国投集团作为央企中唯一的投资控股公司,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发挥了投资导向、结构调整和资本经营的独特作用,这和神州高铁投资拉动获取线路运营权的战略非常契合。

  有了央企的身份加持和国投集团的赋能支持,神州高铁进一步提高战略定位,对于过去不敢想、不敢干的重大项目,也有了参与的底气和实力。神州高铁进入了发展空间巨大、竞争门槛较高的“蓝海市场”,形成了受经济周期性波动较小的可持续增长商业模式。

  加入国投集团之后,神州高铁通过少量投资拉动,获取了天津地铁2号线和7号线、三洋货运铁路合计超过1000公里的长期运营权,实现了战略转型升级的历史性突破,成为国内最具专业化、智能化、市场化的轨道交通第三方运营商。

  在此期间,国投财务公司对于神州高铁提供了直接资金支持:2019年2亿元,2020年抗疫低息贷款7.5亿元,天津2号线项目专项贷款10亿元。

  央企与民企的混改,最关键的就是发挥双方的优势,实现“双赢”。民营企业最大的特点是市场化机制运作,灵活高效、决策迅速、执行力强,有利于企业根据内外部环境变化,及时调整方向定位,把握市场机遇,迅速抢占空间。同时,民营企业的薪酬机制具有很高的自主性,激励力度往往更大,利于吸引高端人才。

  神州高铁董事长王志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混改过程中,国投充分支持神州高铁独立市场地位,国投高新主要依托法人治理结构,通过派出的股权董事、监事等参与神州高铁重大事项决策,不干预企业日常经营,既实现了国有资本监管目的,又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给予了充分合理、科学有效的授权,保持了神州高铁的市场活力和经营动力。

  放大国有资本功能

  中国水环境集团于2018年12月正式加入国投集团,成为了中国水环境行业的创新者和领跑者。截至2019年底,水环境治理服务面积近3万平方公里,惠及数千万人口。

  中国水环境集团上海嘉定南翔下沉式再生水厂总经理毛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依托国投集团的平台和背景,截至2019年底,以在运规模计,水环境集团成为中国第一大下沉式再生水系统服务商;以累计投资额计,是中国第一大水环境综合治理服务商;拥有15个国家示范项目,累计投资额达300亿元,位居行业第一。

  2019年7月,为充分发挥国投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的示范作用,引领社会资本关注支持公共安全大数据产业发展,国投集团全资子公司国投智能出资19.5亿元收购厦门市美亚柏科(300188,股吧)信息股份有限公司15.6%股份和22.32%表决权,成为美亚柏科控股股东,国务院国资委成为美亚柏科实际控制人。

  美亚柏科在公安、数字政务、社会治理等领域的业务发展获得长足进步,特别是在大数据业务领域,美亚柏科大数据业务单体订单2019年突破2.2亿元。

  水环境集团和美亚柏科都把近一年取得的这些成绩归结为“得益于混改机制的高效决策和用人制度”。

  有一种观点认为,国有企业的创新环境和体制机制远不如民企。美亚柏科董事长滕达说,股权的变更并未削弱美亚柏科的创新积极性,反而提升了美亚柏科的市场资信等级和获取订单的能力、提升了美亚柏科与国家部委的良性互动关系,提升了国家级政策信息的理解能力,拓展了国家科技项目申报的渠道。

  国资专家认为,国有资本通过控股民生领域的企业及信息安全等战略新兴产业,可以放大国有资本功能,使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重点基础设施集中,向前瞻性战略性产业集中,向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企业集中,助力打造中国经济增长新引擎。

  继续给企业松绑放权

  但不可否认的是,民企与央企的联姻,不只是合作共赢,在混改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困扰。

  王志全表示,股权多元化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目的就是通过引入不同属性资本取长补短、建立多方有效制衡的治理结构,充分激发企业市场活力,提高企业效率。神州高铁作为国投集团内部的混合所有制试点企业,目前基本保留了民营企业的机制优势。

  但他同时指出,在一些管控事项上应该继续给企业松绑和放权。比如,关于产权管理,需要对神州高铁全级次公司进行国有产权登记管理,国有产权登记后,全级次公司的每次股权变动及产权注销都要进行变动登记,且登记前需要履行国有资产评估备案程序及相关挂牌流程。

  王志全建议,在产权管理方面,对于股权收购、转让以及资产处置等经济事项,混合所有制上市公司按照上市公司监管要求和法人治理结构相关规定,履行决策流程,对于国有资产评估、招拍挂等要求,建议从事前审核变为事后备案,简化审批流程,提高决策效率。

  美亚柏科董事会秘书、执行总裁蔡志评表示,在现有国有资产价值评估和处置体系中,混合所有制企业在投资和资产处置对外股权投资时,股权资产评估备案程序多、耗时长,难以满足快速决策需要,建议混合所有制企业的下属投资的股权处置能按重要性区别处理、下放到相应的董事会和股东会。

  美亚柏科党委书记、总裁申强表示,混改的关键在于“放活管好”,中央企业要科学合理界定与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权责边界,避免行政化、机关化管控,加快实现从“控制”到“配置”的转变。比如,对于重大经营决策事项,要通过董事体现派出单位意志,按出资比例及企业章程履行出资人职责,既不能撒手不管,也不能过分参与。

  王志全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应建立一套有别于传统国有控股企业的管理模式,充分发挥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的双重优势,给予企业更多自主性。

  近两年,国投集团一直在探索国有相对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差异化管理的一些尝试。尊重每一个企业的个体化差异,不再简单套用国有独资及国有控股企业的管理模式,充分落实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转换经营机制,激发企业活力。

  “在差异化管理的过程中,有两个原则是必须要坚持的:一是坚持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保障国有资产不流失原则;二是坚持国有资本投资到哪里,党的建设就跟进到哪里原则。”国投集团改革办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版权所有@中国商圈网
Copyright©2011-2018 By www.shangquanw.com.cn All Rihgts Reserved